蘇大附一院護理部

護理部

護理部 - 工作動態
【5.12護患感人故事】25. 護理•隨想
作者:A東16區骨科 張穎斐     發布時間:2019-05-15    瀏覽:995次

春去冬來,時光荏苒,不知不覺中,這已經是我離開大學校園,步入護理工作崗位的第二個年頭了,有時回頭想想自己暫且還短暫的工作生涯,有無奈、有不解、有艱辛、有苦澀,但填補上那些縫隙的,更多是充實、是溫暖、是成長、是果敢……

短短2年的護理工作版圖中,已經開始數不清自己接觸到的病人個數了,但總有那零星的幾點碎片,變成黑暗中前行的光亮,照亮你的路。

猶記得我工作的第一個科室,腦外科,高強度的護理工作和病情危重的病人,讓我這個剛步入臨床護理工作的新手,無所適從,肩膀上沉甸甸的,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,神誌的改變、病情的變化,隻是在你護理工作者觀察病情的一瞬之間。

當時的一個老爺子,由於肺癌的癌細胞轉移到腦部,進入了深昏迷狀態,氣管插管、呼吸機……由於肺部感染嚴重、又不能自主咳痰,老爺子的痰非常多,可能5分鍾前你剛給他吸完痰,5分鍾後痰鳴音又很明顯,痰多得怕堵管危及生命。這樣一位病人,是我剛進入臨床,剛成為床位護士,負責的病情最重的一位病人,從剛開始吸痰的顫顫巍巍,到後來的利索幹淨,病人的家屬,給了我很大的鼓勵,從開始的“小姑娘你放心來”到後來的因為病情變化不得已出院時的一句玩笑話“要是你還是我們家的床位護士,我們可以再考慮多住個幾個星期”,不僅僅是曆練,更是成長,從鼓勵,變成了一種信任,最終成為一種托付。我想,這與醫務工作者對病人的付出是分不開的,當時,護理工作任務繁重,基礎護理多,每逢周四,是組上的病人深靜脈置管換藥的日子,我的組上,深靜脈置管的病人也多,而我又是一個剛步入臨床的新人,速度慢、動作不夠利索,為了不拖慢整體的護理進展,降低病人的護理質量,我白班7點就換好工作服,到病人床邊給病人換藥,一遍遍消毒、貼膜、固定……就是那時候建立起的信任吧,老爺子的家人和當時的我說,“姑娘,從你的身上,我看到了一股傻勁兒,一股認真”,我“嘿嘿嘿”地笑了好久。

認真負責,把自己工作該做的做好,是我們的本職,不馬虎、不大意,才能向“慎獨”一步步靠攏。

還有就是後來進入骨科,遇到的第一個截肢病人,是一位愛笑的阿婆。對,愛笑,是這位阿婆留給我的印象。截肢,在我的認知裏,自己的身體,殘缺了某一部分,肉眼就可以看到的殘缺,是不美麗、不完整的,何況是一體腿,直接影響了你的生活,當時就對這位阿婆充滿了同情與心疼。雖然我當時不上床位組,中夜班的時候,隻要量體溫、換水來到阿婆身邊,我還是會和阿婆聊上幾句,鼓勵她,也許隻是以一個孫女輩的身份,安慰她幾句,笑容,可能是最好的治愈吧,對於我的話語與笑容,阿婆總是點點頭,饋以笑容。阿婆快出院的那天,科室的老師問我,阿婆表揚了一個戴圓圓眼鏡的白白的姑娘,說總是和她講話,笑嘻嘻的,是你吧?我笑了笑,答道“可能是吧,也許不是”。

共情,是一個很難達到的高度,醫護之間的共情,也是一個我無法企及的高度,人與人之間都是相互的,隻是希望自己在工作的道路上,企及它的萬分之一吧。